Bloging

昨晚想寫blog,可不知道怎的老是登入不能.現在每天都希望可以寫一篇blog,作為自己真正的網上日記吧.相信以後再回來看,一定會很有趣的.

以前有聽人家寫blog,可是總以為每天寫一篇一定是苦差.自己也在別處開了一個blog記錄自己對JUN的感覺.可是總不能堅持下來.後來在一位舊同事影響下,開始在這裡寫blog.因為這裡有可能讓其他朋友看到,我就開始寫關於自己生活上的點滴.沒想到一開始就發現,要每天找題材是……..非常容易的!可能這就是靈感吧.現在煩惱的是如何從那麼多我想記下的事裡挑些新鮮有趣的寫.

現在知道HS會看我的BLOG,我寫的更來勁了.原來知道有人看自己寫的東西,感覺真是不一樣的.真的會驅動我寫的更勤力更認真.

Advertisements

奧運聖火傳遞

這個週五,北京奧運聖火就要在香港傳遞了.平時是不問世事的.可是看到竟然有人在傳遞聖火時,攻擊傳遞手,而且在法國被攻擊的還是一個傷殘的女運動員.真卑鄙啊.雖然自由是很重要,可是也要尊重人家才是,並且要守法.不過我覺得雙方都應冷靜.畢竟披著國旗並不就代表愛國.

聽說香港安排了一隊電單車隊擔任保護火炬手的工作,我很擔心呢.要是那些不理智的示威者要衝擊火炬時,難道你用電單車撞他們嗎?示威者可能希望你碰他一下,那他們好大做文章.可是那些警察又不可這樣做,那就會給人家衝擊的機會.像法國時有踏著滾軸溜冰鞋的警員不也是讓人突破了嗎?何況這些笨拙的電單車…我覺得做的最好的是日本長野警方.兩排警員陪跑,而且和 火炬手之間有些距離,要有人衝過來,可以馬上把人攔住,後面的人馬上補上.這樣示威者根本沒有機會靠近火炬.南韓的也不錯,只是陪跑的靠火炬太近了,根本就是包圍,這樣很容易因後面的人來不及補位而讓人突破的.

要去看直髮Jun了,不說啦

郁悶的週末

這個週末過的並不太好…首先是上週在L店買了一雙很貴的鞋子.因為現在上班的地方好像很高貴,所以狠下心腸挑了一雙好像很舒服的(模樣很普通的黑鞋子).買的時候是希望這雙鞋子可以穿好一些時候的.可是,沒想到,第一天已痛的不行.因為上週上司在香港,怕他帶我到客人處拜訪,家裡又沒有好的鞋子,只好忍痛每天都穿這天剎的上班.5天下來,我的一雙腳真是痛的連走路都有問題,跑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沒事的話,我都坐著,哪也不願去,一步不離開我的坐位.這麼尷尬的事也不好跟同事說,所以在人前還是要對人歡笑的.

另外,不知道是不是睡的不夠(這是我自己診斷的結論),聽覺突然不行了.每天起來時就好像在一個隔音室裡,人家的聲音聽不到,可自己的卻很清楚.所以自己說話時都很音調壓下去.結果人家又不很能聽到我說什麼…這樣的情況,以前也發生過,不過起床一會,或打個呵欠就恢復了,加上我的聽力一向不太好.所以也沒怎麼注意,也沒跟誰說.沒想到這次是越來越嚴重了,週五的時候更是一整個白天都沒恢復過來,結果上司說的東西,要是不是面向我說的,我根本是聽不到.當他面向我的時候,我可以讀唇(這個本領我好像還行),可是要是他在我坐下的時候說,那我就完全不知道他說些什麼了.我不好也不可能整天站著看著他工作…心裡說不擔心是假的,而且這是越來越怕,怕恢復不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父母這幾天都知道我的情況(也瞞不了他們,因為他們跟我說話最多),不過他們一直沒做什麼.終於他們在週末找到一位世伯.這位世伯以前在國內是做耳鼻喉科醫生的.可是我已經答應婦女會要去支援一位董事的演講比賽,只好不管父母反對,跟他們說請世伯5時才到我們家.結果這位前輩3點多就來了…要人家老遠的跑來,再等了我2個小時,心裡真是很內疚結果世伯給我檢查了一下說問題不大,教我們買些什麼什麼東西滴2-3天就會好了.把世伯送走了以後,馬上去買藥,可是那藥買不到.只買到電視上賣廣告的藥水…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晚上趕緊滴了,好像沒什麼改善…心裡更焦急了.今天還約了人去行山,總不能行山的時候讓人家對我喊話或者我就一言不發嗎…結果決定今天不去行山,留在家裡睡覺再滴藥.也不知道是哪樣奏效了,今天好像好多了,心裡也定下來了.起碼知道一個解決的方法.

下午再到旺角買了一對便宜的平底鞋,打算當上司不在的時候上班穿(因為一定不用見客人,穿的破一點沒關係).

希望接下來不會再出亂子吧.

婦女會宣傳

昨晚的"婦女會"董事局會議有提到,較早前,P替電視台拍了一段短片宣傳我們高貴美麗的"婦女會", 一聽播放時間,估計自己會在家,所以把它記在心上.

結果今天晚上真的趕的及回家看.播放的時候,父母正在看那個台,而我在吃飯.我不動聲色的等.到在電視上看到時,我很冷靜的告訴我父母(其實這幾天心情很差…所以表現的都比較酷),他們看了也不較有什麼表示,因為不知道我意思如何…呵呵,做人父母也不容易呢~

P在電視上很大方,說了不少關於我們的事.不過拍的比較粗糙,並不比我們自己拍的創會短片好多少…

昨晚因為我是無聲的溜走的,HS並不知道.聽說HS有在會後等我…真的不好意思啊,HS!

婦女會4月份董事局會議

每個月高貴的婦女會都有一個董事局會議,我身為財幹,本來也要出席的.可是以前的工作常常要在晚上跟美國同事跟進項目上的問題,所以自從成為財幹以來,一直都沒出席過這個會議.月會我倒是去的挺多的.

因為女財神當初跟我說當一個財幹,是不需要出席這些會議的,所以我才當的.可是後來慢慢的我發現並不是這一回事,所以開始有替女神一直代我在會上報告感到內疚.

現在換了工作,工作上並不是馬上很忙,所以我覺得起碼應該去看看這些會議是怎麼進行的.結果今天我出席了.可沒想到當我可以出席的時候,女財神卻不能來了.因為我們還有很多的AR要跟進,我知道一定會並人家問起這方面的處理…正不知如何是好,驚喜的發現HS重返會裡,真是太好了~知道有她在,而且會前跟P談過如何回答人家的提問,我就安然的坐下來.才發現我被排在較後的階段…HT有跟我說最近的會議都很快就完結了,我想大概沒問題吧.結果會議快要9時才開始,進行至我的部份時已經是10時後了.我的眼皮真的受不了,掉下來了,所以跟P打個(遠距離的)後,我就溜走了

原來HT騙我的.除了跟我說不用怎麼開會以外,還說會議不長…以後我都不會相信她了!

兩文三語

我其實是一個很害羞的人,在陌生人面前我是非必要我不會問口說話的.可是為了生活,有時候也要硬著頭皮去做一些我不擅長的事.在上了這工作以後,我一貫的很安靜的躲在自己位置上.不跟人家打交道.要是沒人來找我吃午飯,我是寧願買飯盒自己吃的.所以雖說上班已一星期多了,可是同事還沒認好,也沒什麼交集.

今天因為有同事從星洲及上海來了,大家一起去午飯.因為今天早上外出拜訪客戶去了,不態確定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公司,所以之前沒敢報名參加.結果開完會上司有事要回公司,所以剛好趕及,也幸好有好心的同事邀請我,就跟大家一起去了.

可能是有幾個像我臨時加入的人吧,結果吃飯時要分開2枱.我這種遊離分子當然給安排到…同桌的大部份是marketing同事及星洲和上海來的同事.其中一位同事說她不會國語,所以大家都用英文交談.天!同桌的大家英文好的不得了…星洲同事大多說英語,所以當然說的很流利.marketing的女生說得很流利而且很自然…我在查記及cy記朋友洗腦下曾真的以為自己的英語還可以,經過今天,我是絕不會再相信這樣的美麗謊言了.還好,上海同事的英語水平跟我差不多(這也是出乎的意料之外的),所以我盡量用普通話跟她交談.正慶幸自己還多會一種語言而且好像說得還不錯,marketing的同事也開始用普通話說起來了,老天!她們也是說得超棒,只是她們有一些台灣腔…可一定比我說的好而且我發現那位聲稱自己普通話不行的女生說的跟我差不多…倒

今天晚上跟客戶開電話會議,大家也是用英語的.我對自己這方面能力的信心又再一次受到嚴重的打擊了…整個歷時1小時的會議,我是完全不敢搭腔…我想大家一定以為我沒參與了…

這公司裡的同事再次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看來真要好好的學好我的英文了…

第一個正式在M記工作的日子

雖然已經上班有一個星期了,可是上周上司都出差去了,所以一直只有我一個在那裡看文件.老實說是不錯的,不過有不懂的沒人可以問吧了.今天上司終於回來了.

他真的是很忙啊.早上一回來才跟我打了個招呼,就不斷的有電話找他.而且是不只公司電話,有客人估計是打電話聯絡不上,還打他的手機呢.後來等電話稍緩的時候,他趕緊給我簡單介紹了馬上要負責跟進的工作.數量不太多,因為都是他已經在做的.只是有一些是快要開始,估計會是我自己主力負責了.而且其中會跟舊公司有合作的機會,不知道舊同事還會幫我忙嗎?不過相信回去找他們吃個午飯估計現在會有機會了.

接下來有的忙了.我一定要好好加油,希望來年,或接下來都會有工作做就好了.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