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駕再度光臨

說的是誰?其實是我們大大老闆在週五再度大駕光臨我們公司.

為什麼來的這麼密,我不知道.來幹什麼的,我也…不知道(唔知點解我成日都係風尾).只是早前就知道他在週五會來,我還怕自己忘了,在日曆上記下來了,而且我們安排私務時都會考慮到這個.

為了多作準備,我一早就抓了吃飯團員問會到公司來不,說是不會有見面會,很大機會不來公司;即使到公司來,也不會很長時間.有了這樣的資訊,我就安心多了,而且開始不把這事放心上了.

光陰似箭,轉眼就到了週四.老闆秘書廣發電郵提醒大家這事,我還認為是小題大作.一整天壓根沒打算第二天要特別為此而做些什麼(好似早D返工呀,著斯文D呀,等)

雖然我不重視它,可是重要的日子週五還是終於來了.

一大早,不知道是否秘書的電郵偷偷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在我心裡被判定為很重要,我一大早就驚醒了,想到大大老闆可能要來公司.想到雖說不會是長時間,還是要早些上班以策安全.

馬上連滾帶爬的起床,幸好我本以為那天有會要開事先準備好了一套比較斯文的衣服(結果返到公司,俾E話casual),盡了自以為的最大努力,很快出了門(其實所花時間同平日唔差太遠,只係自己以為快).到了公司,結果還是遲了點.一踏入公司,從空氣中,感覺到大大老闆不在.看看四周,上司和J,都還沒出現.再看遠些,吃飯團員都基本上在那了,果然我的考慮是有根據的.趕快入座,"起好個壇",好讓人家不知道我遲到.

剛坐下不久,E的上司來了,很自然的,他進了E前面的"吉"房.我那時還不以為意.當我繼續我的"起壇"大業時,登登登登,大大老闆在老闆陪同下出現了.

不是說他不會出現的嗎?他不光出現,還被安排坐在我前方的"吉"房裡.不是說只出現一段短時間嗎?那為什麼還要安排坐位!還坐我前面(眾:因為只得一個吉房剩).

幸好那時我在位子上,可以在大大老闆進房前和他作了一個短暫的眼神接觸.

他還會進進出出嗎?上司還沒回來,要是他走出房門時要問些什麼東西,附近只有我在那,而我不會回答的話,不是死定了嗎?我那時真是不知所措,已經在考慮要不要號稱有會要開溜出去算了.幸好接下來E的上司過來跟大大老闆談事情(佢地平時係同一個OFFICE日見夜見,都唔知點解出到o黎都仲咁多o野傾嘅),那是說他有段時間不會出房門了.安下心來,我才想起要通知上司和J,希望他倆早些回來好讓門口看起來陣容強盛些,(其實係想等大老爺出o黎時候問野有人可以答佢).可是一個答曰有會開,一個請病假…

幸好和E上司開完會後,大大老闆就出去開會了,我到他房門探頭一看,房間基本上回復"吉"狀,估計他是不會回來了.可是一整天還是他會來個回馬槍,所以整天還是在有點擔心的情況下過的.

Advertisements

生日午餐會

 我們公司裡有一個地下的午餐組織.說穿了就是一幫人會定期一起吃午飯,聊聊平時在公司裡不方便說的東西.然後這幫人還會為"會員"慶祝生日,其實也是找個藉口聚一起吃飯吧了.

這個月剛好是我上司生辰.這絕對是我"擦鞋"的大好機會,所以我一早就很積極的問上司什麼時候會在港,然後建議了一個大部份"會員"都沒去過的地方吃飯,發電郵問大家什麼時候可以出席,結果這個放假,那個放假,上司的行程又不停在變,結果日子改來改去,終於定了在今天.

因為差不多全員出席,人數不少,我上週就訂好位子,免得到時又要臨急找地方.

今天一早就拉了VP一起去恭候其他人出席.很多人都沒去這過這店,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食物如何.因為吃的不是中國菜,店裡沒有圓枱(殘念),大家要分開2組人聊天.由大家姐點了菜,每樣2份.可能店子的東西份量比我們預期的小,快吃完了好像才剛夠飽,幸好大家都覺得味道很不錯!在我這麼積極的安排下,今天的飯聚無事終了

因為九月之星只有一位,我們全員請他一個,所以即使叫了甜品,攤分開來,不算太貴.真的太好了

LV袋一樣貴的鏡頭

朋友A大抵是知道我上堂受了打擊,對我的新興趣有冷卻之意,為了鼓勵,把自己的鏡頭帶出來讓我在我的新寵上試.

昨天為了這個原因,起了一個大早,到港大去試鏡頭學攝影.要一大早去,因為我下午有事而且又想避開中午的太陽.

港大…說來羞死人,因為我好像沒有正式去過(其實香港的眾大學我都沒怎麼去過,因為成績差要"流亡海外").這次因為時間關係也沒走完,不過看了幾處很值得拍照的地方.

找到合適的地方,A把他的鏡頭組合拿出來讓我感受下不同鏡頭的效果.什麼"窮人3寶",中產3寶,最後什麼大3元,魚眼鏡都見識過了,有些鏡頭比我的相機更貴,而且有些要上萬呢.有些鏡頭很重,我根本拿不起來,剛好給我一個藉口不用買那些貴的鏡頭~

這些鏡頭配合我的入門相機拍出來的照片一點不差.你看這張不是像油畫一樣好看嗎?當然,這照是A拍的.(請注意張相裡面既蜜蜂.呢張好似係用過萬蚊既鏡頭影既)

A果然是懂這個的,看了一下就知道我的相機有哪些有用的功能還教了我用.我想NIKON要找他做代理才行,因為我現在是越來越喜歡我的D3000了~

不過攝影這個還是要講技術講藝術觸角的吧.你看同樣的場景,A拍的跟我拍的…完全是2碼子的感覺
這是我拍的,boring…我知…
這是A的作品.(其實這是要測試相機的其中一個功能,不然可能他有另一種拍法呢)

現在我對我的工具恢復了信心,接下來就是上堂學觸角了!

P.S. 昨天超熱,拍了大約30分鐘,我已經大汗疊細汗了…在此要鳴謝A抽了半天教我用我部相機,還借出他的"LV袋"(鏡頭)俾我試機.

攝影初班第一堂 – 被打擊了…

今天是我報名上攝影的第一課.我一早就下班回家吃好飯帶了我的新相機去上堂.

一到了課室,首先就感到自己笨死了.因為放眼過去,根本沒人帶相機,只有我一個傻瓜(打擊#1)

師傅是一位耆英.我沒有說笑的成份,因為他自稱已經有70歲了.

一上來,介紹了相機的歷史,和不同種類的相機.這裡真的聽的我打呵欠

接下來,問大家買相機方面有什麼問題,有什麼地方需要意見.有人問,那一款好.這樣的問題,師傅當然不會很直接的回答.不過他說千萬不要買新型號的,要買相機廠已經生產一段日子的型號.因為這樣可以知道口碑如何.而且可以避免買了設計不好的款式(打擊#2,因為我買的是8月底才出台的新型號).

接下來又談到買什麼鏡頭.師傅再次打擊我,說千萬不要買跟機的套裝鏡(打擊#3,因為我買的就是KIT鏡)

在不斷打擊我中間,師傅也有教要怎樣清潔相機.其中有些很價廉物美的方法呢

最後的打擊是師傅說不用帶相機上堂,還叫我們不要急著為了上課買相機(打擊#4,因為我就是為了上堂買的相機,以為要實習嘛)

雖然師傅不斷的打擊我,可是他不是有心的(因為所有的這些都是我自己對號入座而已).而且慢慢在上堂時,大家變的輕鬆了,師傅也變的幽默起來了,結果課堂裡有不少笑點呢

090914 – 颱風”巨爵”

今年進入風季以來已經有2個8號颱風了.可是每次都是在大家熟睡的時候很快的掠過去,所以到昨天為止一次都沒有"風假"

上司一直都說,每次颱風襲港,我們有假放的時候,他都在海外出差,一次都不能夠享受一下風假(其實即使有,我懷疑他還是會在那conf call或寫電郵).今天終於讓他如願以償了.

今天颱風"巨爵"來臨香江,他正好在港.雖然天文台正式改掛8號風球的時候,已經是5:55PM了,可是我們還是可以早些下班回家.雖然其實今天上司沒有來辦公室.

今天下午我本來要跟同事J出外開會(只是受託要在旁邊吶喊助威),因為打風的關係,改為conference call.當我打完電話從會議室出來時,看到有電郵宣佈我們香港office因颱風關係暫停工作.看了這樣的電郵,本來還想坐下幹點什麼的,也打消念頭,收拾回家了.

就這樣,我有了額外的2小時的自由時間呢,真好

惜好友

這個月裡,公司裡在不同的OFFICE分別會有2位同事離職.

我和其中一位挺談的來,剛要慶幸在工作上可以找到一志同道合的朋友,她就決定離開我們了.

不過天下從來都沒不散之筵席,people come people go,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我們都會遇到不同的朋友,而且她們離開我們是為了生命中更重要的東西,我還是很替她們高興的啦而且也要好好珍惜我現在的好友啦~

泛民辭職為普選

剛過去的一週某天在電視上看到公民黨提出要總辭,好像是為了迫政府早日補選.

我很好奇是誰想出這樣的主意的.

首先我的感覺是好像"細佬仔玩泥沙".你不跟我的玩法嗎?我不和你一起玩!我想要用等他們總辭,光讓人家知道我們高薪厚職的尊貴的議員們想出這樣不成熟的主意,我們香港人已經尷尬死了

而且如果政府真的因為這樣屈服了,那不就是要脅嗎?這跟民主的理念好像不太一致吧

而且選民選這幫議員出來是希望藉他們為民請命,為普羅大眾做些事的.現在他們為了自己的理念,把當初選他們的選民寄託在他們身上的希望不顧,好像太對選民不起了.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