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31-電梯爭吵記

有時候想想那些早早搬離家住的人真幸福,起碼血壓會低些吧.因為我家中有2個超能令人抓狂的人:一個是我老豆,一個是我媽媽(我們家一共就3個人住).

媽媽性格其實很好,手腳很勤快,而她也一直以自己快手快腳為傲.可是壞在她在不需要快的時候也快,很多時候還因為在不必要的地方快了,還把好事變成壞事.果然我爸跟她真是天生一對的吧,媽這樣有時算莽撞的性格偏遇上我爸這種慢郎中,于是倆人常有爭吵,你說他慢吞吞的,他說你粗魯.而且更妙的是老爸會無視媽媽有時比較粗魯的事實,還要"設"些陷阱給她:例如我家莫名其妙的堅持用全玻璃的水壺.可能老爸喜歡這樣好看些吧,可是操作的多是老媽啊,結果這些玻璃水壺常常是打爛收場.我雖然提出不如轉用膠的,可是一直不被接納.

我常常會勸媽媽慢些,不用心急,可她老是不聽.好像今天,我和倆老到坑口村吃午飯,想試試附近有什麼好吃的食店,有人客來了,也好帶人家去吃.老爸心急要回家看電視,所以一吃完了,就先走(這絕對是非常例外的一天).我和媽結好帳再慢慢走回家(因媽走不快,我又太重了,走的也慢).看到剛好有電梯,,馬上拉了老媽就進去了.同lift的有一位老伯,他先進去的,按了他自己的樓層就讓開讓我們按.媽一下衝過去還沒看清楚就按了,結果真的按錯了,是早了的層數.我不禁"哦"她,"你急咩呢,睇清楚都唔怕啦".她竟然還辯駁說自己沒看清楚,於是我和老媽就在lift裡少吵起來了.可憐同lift的老伯要受我們的噪音之苦,不禁在那裡搖頭不已.還好他是老人家,若是年青的,說不定就會把手機拿出來拍下我們爭吵的情形上載到youtube,然後又替"港女""中女"加多條"不尊重老人家"的罪了.

現在我真的對"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這說法有深刻的體會了

100129 – 失去聯絡

我現在每天回家除非真的太晚了,不然都會上網看看JUN的消息.

昨晚正常時間下班(卻居然又是全公司最晚走的,大家都像我一樣把工作帶回家做嗎?),吃好飯就上網.可是左弄右弄都連不好.開始的時候還懷疑是我上的那個網站死了(因為有這樣的前科),後來才轉而懷疑是家中的網路出了問題.把ROUTER掏出來左檢查右檢查,好像不太可能是我的問題啊.只好打電話給服務供應商.

幸好他們的技術支援熱線很容易接通,而且那些前線人員好像真的挺有經驗的.叫我簡單的檢查了一些電腦上的設定後就知道是他們機樓那邊出了問題,估計一時三刻是不能解決的.

沒辦法,只好掛線耐心等候.出於好奇,看了一下wireless connection的表發現原來有幾個unsecure的,我也不管了,姑且連了再說.經過試驗,只有一個是真的可以上網的.於是我就用了人家的網絡上了一個晚上的網

雖然不知道昨晚"救"了我的是誰,不過我對人家還是充滿了感激之情的.

城市論壇

已經N久沒看過這個每逢週日中午播出的港台節目了.印象中總是一班"維園阿伯"在那裡大吵大鬧,看著真有點擔心他們的血壓…汗.然後那位主持人好像無法(或是無意?)去控制好場面讓大家好好討論的樣子

剛過去的星期天,"老豆"無視我剛從星洲回來吃了很多餐東南亞餐的事實,拉了我們去吃他至愛(其實他有不少至愛)的印尼餐.

那天餐廳人不多,老闆開了電視看無線(慣性收視就是這樣來的吧),我坐的位置剛好對著電視,,那時正在播城市論壇.那天的討論的好像是城中熱話(這幾天好像被5位議員"總辭"蓋過了)80後反高鐵的激烈行為什麼的.

台上的嘉賓我都不認識.老闆可能為了不影響大家進食,電視的音量不太大,只是隱隱約約聽到.看桌上的名牌好像有一位政協,一位學者,兩位時事評論員.

本來我印象中,城市論壇是一個提供平台讓大家討論社會中的一些情況的.可是聽下來,台上的嘉賓一面倒支持80後反高鐵,情形反而有點像3人對那位政協.巧妙的是政協的EQ好像不大高,因為他有時說的很激動.是說那些支持建制的都是很容易激動的嗎?還是電視台喜歡邀請這樣的嘉賓使氣氛激烈些,場面"熱鬧"些呢?

雖然我大都是在吃東西的間隙抬頭瞄兩眼的,可是老實說這次算是我很久以來比較認真的看這個節目.結果感覺大開眼界.自問是一個對政治完全不懂的人,這次瞄了數眼這個節目之後才發現原來很多我一直以為對的事情都是錯的.

首先,我一向以為時事評論員是以事論事,保持中立的.看了這次才發現原來非也.他們是有自己的立場的.他們評論那些事的對錯是從他們支持的觀點出發的.那天的2位評論員一位比較老成一位比較年輕.老成的那位還會說出像"反高鐵人士提出的方案或有不完善之處,可是…."(大意,記錯請原諒)的話,那位比較年青的就沒那麼客觀了.

然後我對學者的立場又犯了同樣的錯誤:學者也不是中立而是有立場的.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學者形容那些80後反高鐵青年為"比較超前的".我聽了有點好奇,這個既是自由社會,人人有自由有自己的看法,有人支持也可以有人反對.那為什麼反對的人是"超前的"呢?是說支持的人因為他們支持或者沒有衝擊立法會所以是落後或平庸的嗎?這個是怎麼界定的呢?再說我自己一向認為(看來這個也很大機會是錯的)超前的人是那些想法上或行為上比其他人更好的,例如孔子.可是這些人既是超前的,那代表他們必然很少數(要是人人一樣,那超誰的前?).如果這邏輯是對的而我們這班80後反高鐵青年又真的是超前的話,那他們會是一少部份人;那在這個"少數服從多數"的社會中,他們的意見不被接納好像是合理的,不是嗎?然後想想這些80後很多都是離開校園不久,很有可能是由這些學者教育出來的,那就不難明白為什麼學者會讚同80後的想法了.

看到這裡,想起好像聽說過港台一直都不要盲目做政府的喉舌.可是若果港台為了不做喉舌才就失去了它的中立性,這真的是它想要的嗎?難道港台原來是一家有自己政見的新聞媒體嗎?這些問題對我這腦袋來說真是太深了

2010年首度也可能是唯一一次的出差-星洲

從去年開始就負責支援客人公司裡一個新product.因為之資料不多,一直向老細要求training.因為供應商在星洲,明知即使有training都只會在新加坡,還是很期待可以再次出差到星洲的.

結果拖拖拉拉的,到了去年底,老細決定要我1月到新加波受訓.為期2天,加上頭尾travel的時間,共去4日3夜.

新加坡,其實我去過很多次了.曾經有一段時間是差不多一年2次.一直都只對那裡的食物很有興趣,可是一想到那邊的天氣,又熱又濕,熱情就驟減了.

不過這次新加坡給了我很不一樣的感受,所以好感度大副提升.首先這次去天氣不太熱,又有風又無雨,只在第一天洒了一點雨,我坐在的士裡剛轉個彎,雨就停了.

然後住的酒店樓下就有商場(Bugis Junction),交通非常方便,雖然我每天大多是走路上班或坐同事Thomas的車去吃飯,還是覺得很"正".

這次同事Thomas和Ivan還很有心思的帶了我到東部海邊吃白胡椒炒蟹和蝦婆(結果我吃完這餐馬上重了2KG),又帶我到樟宜機場附近的海邊吃潮州菜.供應商請吃的是傳統的娘惹菜(好像是吧,不管了,吃!),我吃到了真正的珍多冰還說人家的珍多又短又不好吃,如果被笑話了….然後Thomas又帶我去他家附近的加東吃叻沙(我是在這家店對面吃的.因為懶得走到對面拍照,所以就在吃的時候拍了對面的店)吃,我看到上來的時候沒筷子向人家要才知道吃加東叻沙是不用筷子的(因為那些麵都切的很短,用湯匙吃就行了),而且原來加東是在新加坡(我一直以為在馬來西亞的),結果我當然又成為大家的笑柄了

再來是我跟Thomas去看當地的樓盤.據說那間在當地只算中價樓,不過我覺得已經很漂亮了,而且又大,有千2呎,可是Thomas還是嫌小,倒…

然後我跟Thomas說要買那些花生江魚仔,結果他帶我到加東的一家店買到了,雖然跟我以前吃過的不盡相同,可是已經很近了,而且很好吃.

最後的是,雖然我這次是在Terminal1坐國泰,可是我還是坐skytrain到terminal3買了我很喜歡吃的斑蘭蛋糕,yeah

可是回來後才想起我什麼照片都沒拍到.只好放些酒店房間的照片充數了,所以這次有點像酒店的網頁似的…汗…

久別重逢

昨天去了才女會前秘書長"綿綿"及前副會長"小王子"的生日會.

我們都是因為參加才女會認識的,可是現在大都已經退會了.昨天出席的大都是會裡的前高層呢有創會會長"FI FI",比較少出席我們這私人聚會的現任秘書長"AGN",2位生日之星,前什麼幹事(是真的忘了並沒其他意思…)"佳佳"和才女"大美人".

去的是一家在銅鑼灣的日本店.這店我以前去過,東西很小巧精緻又美味,很不錯的呢

約定7點半碰面.可是臨時有些production issue要跟進.結果我和同事等到8點都沒有結果,覺得要人家等我30分鐘非常不好意思,所以扔下同事(我答應了回家看email繼續跟進)"飛的"到場.

萬幸,我不是最遲的,FI FI,小王子跟佳佳都還沒出現.馬上坐下來,邊吃邊等其他人來.結果到所有人齊了(那時已經9點半了),我們已經點了4,5round食物了.

想想跟大家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上次碰頭好像是我的生日會.這次再見,AGN,小王子都剛換了工作,好像FI FI也換了吧,可惜我坐在大單邊,有時聽不大清楚大家說的東西.不過坐在一角,吃著大美人和綿綿很照顧我給我送過來的美食,安安靜靜的看著這些熟悉的臉孔,不知為什麼感到很放鬆,感覺真的很不錯呢.大家東拉西扯的聊,從會裡的事,到大家的工作,到小王子存了2個月理髮錢到FI FI推薦的店理髮然被FI FI說跟她平時的沒分別的"大鄉里"經歷都聊到了.

最後高潮是由大美人精心挑選的生日蛋糕出場,是一個日本烏冬造型的雪糕蛋糕,又漂亮又好吃,雖然我是很迫切要減肥(因為只剩下一條褲子可穿的下了),可是我都不管了,放開肚皮,把我的份掃進肚子裡了.

離開的時候,小王子給到場的每個人一個擁抱,人人都沒事,就我是一個特害羞的人,不習慣人家這麼熱情,所以她抱我的時候,我像僵屍一樣的,大家看到,一定覺得超好笑了,真是"醜死鬼"

千里送蛋糕

上個月,exHS跟她男友去台灣南部旅行.她當然有乘機跟她的台灣"朋友"們碰面.

那天正上班的時候,E遠在台灣call我,說有手信給我.是10月底我和她一起去台北見過的瘋狂小X買了送我的蜂蜜蛋糕.

我真的很意外.首先沒想到人家還記得我,而且還買了禮物要送我呢.

因為E從台回來後,又到我放假陪哥哥回鄉探親,E把蛋糕送到我的手上還真費了一點周章.

蛋糕第2天我們一家就當早餐吃了,果然很軟,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關係,覺得蛋糕又香又特別清甜.

JUN的member曾經在公開場合說JUN的溫柔裡帶著溫暖,我一直覺得這說法很玄,可是在我吃著蛋糕的時候,好像對"溫柔裡帶了暖意"這種心思有點體會了.

想到我本來還不想去拿這經過E不遠千里給我帶來瘋狂小X的這份心意,真的很慚愧呢

瘋狂小X,謝謝你的一番心意,蛋糕真是又香又甜呢!

exHS,謝謝你千里迢迢為我帶回來這份使人很溫暖的禮物

2009京阪紅葉之旅 – 紅葉

既說是紅葉之旅,怎麼可能沒有紅葉呢.主角嘛,當然放最後啦.這幾天因為哥哥回來探親,現在趁空檔把我的紅葉之旅寫完,好完了一件事. 

這次

行程本來有2天去京都看紅葉的.第一天打算去京都著名的清水寺,第2天去嵐山看紅葉.後來因為知道環球影城當時正promot晚上的節目,時間上沒辦法趕到,所以把嵐山換成theme park遊+outlet瘋狂購物. 

回來問朋友才知道清水寺並非看紅葉的名所,難怪那裡的紅葉並不漂亮,拍出來的照片效果相當令人失望

當然效果差也因為自己沒有經驗,拚命用大光圈拍,然後因為怕朋友等我太久(有朋友發現我在1小時內拍了超過100張相,平均1分鐘2張有多),又沒有即時睇相作出調校,結果拍出來一係對焦不準,一係背景完全看不出是什麼.這張算是比較好的了.

 

不過這次在大阪,意外的在酒店附近看到很美麗的銀杏樹(我估係銀杏樹…).每天早上我們從酒店走出來,都要經過這2排漂亮的樹,那些樹葉又黃又綠的,在早上陽光照射下,好看死了

雖說這次把theme park換走了嵐山,不能多看到我期待已久的紅葉,不過我在theme park也玩的很開心,而且這也給了我藉口,下次再去賞紅葉.到時有了這次的經驗,應該可以拍到更好看的照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