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泉章居

最近地鐵星期六也有老人優惠,我正好申請了一張新的信用卡要到銅鑼灣取,所以今天一大早就拉了兩老搭地鐵往那跑.

很快領好信用卡,在銅鑼灣東逛逛西走走後,買了點東西,終於到了午飯時間,就直奔泉章居吃飯.

一到銅鑼灣廣場一期電梯大堂我就傻了眼.只見平時大家很整齊在那裡排隊的大堂,圍了一班看似是三行師傅在電梯前,完全看不出有排隊的樣子.還好那裡的電梯可載客挺可觀的而且很快,大家擠了一會電梯就到了.差不多全部人都是到那裡吃飯的.迎面而來的部長問我是吃小菜的嗎?我想奇怪,不然還有什麼可吃,就說是.部長就教我們到8樓去,因為7樓人很多,比較嘈.

到了8樓,真要感謝樓下的部長.因為8樓真是很安靜.我們到的時候比較早,沒有幾個客人.我們被安排坐在卡位那邊.卡位我們3人坐很寬,不過位子很硬,而且後來我後面的桌子有人坐下以後,我們整個都震了下(我跟媽都是大肥婆都可以動得了我們,不簡單).

我昨晚是做了"功課"的,知道那裡的雞很好吃,據說梅菜扣肉有入口即溶的水準.

看了菜單,有2人套餐,只要$102,可選2個菜.其中那個有名的霸王雞和鹽焗雞都可選.再細看之下(因為那些字真的挺小的,可想而知選擇很多),還有魚呀,蝦呀,帶子呀可選.雖然知道那些魚不會是什麼貴價的魚,可是難得$102的套餐居然有蒸魚可吃.馬上點了個2人餐,要霸王雞和蒸紅鮪(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魚,媽媽挑的),外加我愛吃的梅菜扣肉($68),再配2個白飯.

那雞很快就上來了,份量不錯.那肉很厚,咸咸的,很好吃,而且大都是有肉的部份.桌上一早就放了沙羌,可是根本用不上,因為已經很夠味了.很快扣肉也上來了.不知道是網上的人誇大還是怎麼了,一點沒有入口即溶嘛,其實還有點硬咬不開.不過味道很不錯.那些梅菜甜甜的,醬油也很好吃.我光吃那個汁已經吃掉大半碗飯了.所以那魚還沒出場,那些汁就給我們吃光了.菜單上是寫了那魚烹調要半小時的.因為怕吃不完要打包,其他2個菜比較好包走,所以吃到一半的時候,我們就停下來等那魚.媽媽說那魚不會很大的啦,所以我們其實只是緩了下來邊吃邊等.可是等那魚上來,阿姐把蓋子打開一看,那魚意外的挺大.我看有1斤以上,可能客人不多,師傅可以好好看火,蒸的剛好,也是很好吃.我們一邊吃一邊討論這店真有良心,這樣的價錢(我翻了下菜單,那雞單叫要$80,那魚要$98),居然食物的份量和質素還是很好的.我們在其他店吃過有些套餐,菜的份量會比單叫的小些,這裡好像不是這樣的.結果把魚擺平了以後大家都飽了.店家還送上我愛吃的紅豆沙.這個是很稀.不過這點我不介意,人家送你的東西,質量不能太強求了.其實還是那份量意外大的魚使所有的小缺點都變得微不足道了(它犧牲的真有價值).最後買單的時候還有意外驚喜,那茶錢只要每人$4.我本來還猜這樣的地區裝潢,大概要$9吧(人家美心都是超過10元的).真是太便宜了.

所以這頓飯我們3人吃下來連加一只要$220.我現在已經想再去吃了.可惜我忘了帶相機沒能把菜拍下來.

P.S.後來我們離開的時候看到有一桌客人點了鯇魚,那魚比我們吃的更大

Advertisements

影評 – 圍捕 La Rafle

以前沒想明白為什麼那麼多犹太人會在二次大戰時那麼乖乖的在集中營裡送死.昨晚看了一套今年年初推出的法國電影La Rafle,好像有點明白了.

電影的主角是一個犹太人小男孩.他的父母好像是從波蘭移民到法國巴黎的吧(這裡我不太確定).他父親曾經在1戰的時候曾經當兵替法國打仗.就是因為他對法國政府的信任和對希特勒想消滅犹太人的計劃的不了解,沒有及時帶家人逃離法國.使得主角和他的家人先是被”貼上”黃星星”,後來還被送到一個冬季奧運單車場和其他1萬3千個犹太人擠一起,最後分別送到集中營去.

可能也因為很多這些犹太人對法國有不同程度的貢獻,很多法國人都不理解自己政府的所作所為.也沒想到這些犹太人最後的下場是被政府交出去送死.根據電影的說法是,當時在法國有2萬多的犹太人.是希特勒政府迫法國當時政府把犹太人圍捕交出.可是很多法國人還是想法把約1萬個犹太人送走或藏起來.

這電影沒有像其他2戰片的呼天搶地,也沒有那些恐怖的虐待場面,只是像一個紀錄片似的把主人翁和他旁邊的一些人和事說了出來.雖然沒有恐怖的場面,可是卻還是讓我感到了主人翁那種天下之大卻無容身之所的無助和恐懼.我彷彿真的有種這樣的日子何時會完的感覺.其中一幕是,德國人有一天突然把大人都送走了,留下了小孩(這是全片中少有的呼天搶地場面)之後,又突然讓小孩子收拾東西說要送他們到父母那裡去.其中一個小孩,因為很小,一聽到可以回到母親身邊,衣服也不穿,東西也不收拾,從床上爬起來抱了小熊公仔就跑到大卡車前等著要上車離開.害他哥哥(是主角的鄰居和同學)收拾了包袱趕來.在卡車前只見一排德軍,卡車和一個光脫脫的小孩站那,那個場面既有點好笑,可又使人心酸.其實這小孩本來不用進集中營,他的一個鄰居在他們一家被捕那天衝進他們家一手拉了他口裡還說”一早叫你唔好過0黎”(這裡使我想起菲律賓人質事件),可惜小孩太天真不懂事,掙脫了好人的手回到他媽身邊.

可能因為畢竟這是電影故事吧,最後發展下去,主角和這天真的小孩都逃出生天,倖存下來,還被好人家收養了

食在新加坡

因為今次去星洲一行4人裡面,家姐和姨娚女都沒到過那裡;而媽媽是差不多10年前去的,所以我要負責安排行程食宿. 

本來我打算出套票錢,家姐包當地消費,結果家姐犯規,將套票錢還了給我.只好希望在當地請她們吃好些補數.

第一天,先帶了她們去看魚尾獅,克拉克碼頭,再行烏節路.大家對買東西都興趣不大,反而對吃的有期待.先帶她們吃雪糕三明治
我最喜歡吃這個了.只要S$1,有厚厚的雪糕,味道還有榴槤,石板街什麼的.我們買了芒果和榴槤的吃,結果發現芒果較好吃.

到了新加坡要吃好的,怎麼可以不吃chilli crab.翻了一下guide book酒店對面的新海山好像不錯,所以決定到那吃晚飯.Guidebook推介的有胡椒炒蟹,虾醬雞(S$10,這個味很濃,不過很好吃,旁邊的辣醬很辣,而且後勁很厲害),
鐵板豆腐(S$10,這個口味清些,可是肉味很好吃,不過家中2大廚師都說這個很易弄,看那天她們會弄一樣好吃的給我吃吧),我都依書點了.
可是我不喜歡吃胡椒蟹.其實我根本不喜歡吃蟹,因為太麻煩了,可是chilli炒的醬很好吃,我可以伴汁吃很多饅頭,所以威迫利誘下點了chilli crab加饅頭(其實家姐想吃飯,結果她吃不成米飯).這裡的味道比較辣,沒我以前吃過的甜,可是還是還好吃.這盤蟹大約S$70.

我們還點了一碟菜(S$8),加2個仙草水(原來是糖水來的),加一些雜費,這頓飯吃了S$120.

新加坡Link Hotel

所以話做人有風唔好使盡艃,我個頭住係S$300++既酒店仲埋怨,即刻報應0黎啦. 

上個月知道家姐會係9月放假.因為佢做服務業,放假唔定,而且一放就差唔多要佢放晒,所以一般我地都會等佢放假一齊出去玩.但係佢又遲遲講唔定係咪真係有得放,所以到佢確定了,再安排去邊已經選擇不多了.

又因為家姐想留番幾日陪佢自己屋企人,所以結果只想陪我同阿媽去3日旅行.老實講得個3日,又話唔想返國內,選擇更少.我好衰唔衰提議新加坡,結果佢居然話好.所以雖然我上個月先去完星洲出差,又要再舊地重遊.

可能因為旺季尾又遲訂機票等,套票價錢都幾貴,去3日住3星酒店都要成3千幾.左挑右選之下book左係Outram Park MRT附近既Link Hotel.
根據網上介紹,佢係一間號稱精品酒店,係以前既組屋(即當地既公屋)翻新改建而成.

網上睇,價錢最平都要S$167++一晚.不過包早餐包上網.

睇資料,樓高只有4層,但有288間房.我都有好奇點可以有咁多,原來對面街都係.我地間房就係對面街,日日食早餐都要行過一條天橋先返到主樓食早餐.而且好似地下都有住人,門口就係路面,咁嘈,都唔知點住…

入住發現房間都幾細.大小同我係日本住既酒店有得揮.

張床都幾硬,好彩我唔介意呢樣.

家姐話佢朝朝5點幾就聽到旁邊的房有人出入關門,搞到佢睡不好.但我媽,姨娚女和我可能因為太累,都聽唔到.

雖然距離MRT都幾遠(因為要係熱頭下行就變得好遠),不過門口有巴士33,63號去牛車水;烏節路(我唔識搭,不過好似見過架巴士係烏節出現).如果搭的士,好多的士司機都知道呢道.行一陣就有熟食中心(呢度食物唔算太突出,不過選擇多又平),過馬路就有間幾出名既海鮮酒家新海山.對面有間小餅店賣既斑籣蛋糕都幾好食.位置都算方便.

早餐就有D差強人意,而且第一日安排我地坐既位仲滴水既,第2日我幾大都唔再坐個度.

其實我覺得佢都OK既,不過原本有心想一家人住得舒服d,結果…有d失望

Clear desk = clean desk?!

最近公司動靜多多,先有人事變動(從CEO到亞太區個頭,到大中華,到老闆0既上司都變了),接下來是影響每個人的clear desk policy.

這新制度是禁止我們在桌上放sensitive information.我其實沒收到有關的email(因為我係contractor,係外人,呢d company policy我地要跟但無人話我地知,要同事講起我先知,真搞鬼),所以對這新policy都是用猜的.估計是說不可以在無人看管的情況下隨便在桌上擺放公司機密文件.那是說每天下班時要把"機密文件"收起.

這個聽起來挺合理,但要做到是有些難度的.

大家一聽到這policy首先都在做的是把自己的workstation收拾一番,特別是我們marketing的同事扔了一大堆雜誌,所以現在大家的位置都很清潔整齊.所以clear desk變成clean desk了.做完這一波以後,我們就在討論,那到底什麼算是"機密"資料呢?那些雜誌,我左思右想都不認為機密(可憐那些雜誌也就白白的壯烈犧牲了),可是原來客人的名卡都算sensitive,所以我現在每天下班都要把卡片盒收起來.

而且現在桌面是很清潔了,可是因為我在清桌面的時候為了要在短時間內達標(因為那天大中華GM要來OFFICE),東西都是左塞右塞的,要用起來,反而又要花時間去找回來,晚上又要塞回去,真是費周章

只見他宴賓客,只見他樓塌了

8月那次到星洲公幹,主要是要開一個為期2天的product meeting(結果走那天都要拖喼回office開會).

可是適逢公司最近人事變動,意外的在那邊看到"老闆"的上司.說看到是因為我想他其實並不知道我.雖然碰到他的時候,我和另一個同事和他正好同lift.可是他全程只跟同事說話,根本沒理我.這,我並不怪他.因為我實在太低級了.而他一直都是一個謙謙君子,對所有人都很nice.

不過以前見到他的時候,都是神彩飛揚的,可是這次,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整個人顯得很低沈,沒有笑容.後來回來不久就聽到他離職的消息了.難怪當時他是那樣子

雖說人家並不知道我,甚至我懷疑他連我的姓都不清楚,可是畢竟在他手下工作過,看他由很開朗的樣子變的很失落,免不了有點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