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抱恙中

由高雄旅行回來就一直病到而家.

緣由相信係0係高雄食得太多什麼豆花冰,棉花冰之過,結果引起寒咳.

人人都話寒咳手尾好長,又真係,我咳左都成個月,咩藥都食過晒啦,食到手軟腳軟,而家先叫少咳左.

最慘係唔知係咪咳太耐咳傷內臟,而家胸口好痛,痛到唔咳都痛要食止痛藥(我一向最憎食西藥都要食可想而知).

再加上我主要夜晚咳得最厲害,自己辛苦都算了,仲搞到阿媽無覺好瞓.

希望自己早日康復啦.

2013 M記年中review

上週收到老闆的conf call invite,說要做年中review,還讓我們把自己今年初定下的目標更新一下,不然會影響年終獎金.

看到這封email真是有點百感交集.細心想想我在M記轉長工已經快有1年的時間了,現在這份工作不單使我身體變差了(因為工時變的超長),使我對如何做好自己的工作變的很迷茫,也使我變成老闆拍擋都叫我離隊的人(雖然他們的意思並不一定是壞的).

回想起來,以前的工作雖然是合約,不過因為我們是製訂行業標準的人,所以做的東西都是走在行業前端,很有新鮮感而且到離開公司找工作也比較容易的.現在這產品在行業裡一點優勢都沒有,客人說我們不夠靈活價格又不便宜,可是美國人說我們賣的太便宜了.於是大家互相指責.而且因為我們團隊在這個市場還是新建的,人員(只有2個人,說出來誰都不相信)根本不足,偏偏我的拍擋很用力的去賣,我們團隊又未成熟到可以自己”搞掂”,很多時候還是要靠美國人幫忙,結果又引來投訴不斷(美國人和客人都投訴),讓人很有吃力不討好的感覺:我們在辛辛苦苦的建新市場,總部不支持還說這說那的,你們想怎樣啊?!

我其實是有想過離開的,最近公司可能有一個空缺,不過第一公司最近都在cut budget會不會真有這位子不好說,有的話是否放在香港更不好說(不知道為什麼人人都說香港成本太高了);而且我發現這些以前人人都想進的公司現在有的空缺都不是些什麼好位置,要是真好的才不用招人呢(人家才不走呢);再加上這空缺的產品更窄,前面的路可能更不好走了…

真不是一個煩字說的完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