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

今日係美國總統選舉的大日子,我決定要記低佢。

今次結果我覺得從頭到尾都令人意外。

首先特朗普參選本身已經令人意外,因為佢從來無從政經驗。

跟住,佢雖然經常講些很與眾不同的論調(因為大多數候選人都唔會講),但都俾佢打低共和黨內其他代表。

最後重係今日打低埋從政經驗豐富的民主黨代表希拉莉!前美國總統克林頓既老婆!!!

睇住最近世界各地令人意外的政界新聞,例如英國脫歐,今日特朗普入主白宮等,真係唔知個世界會變成點.

 

 

 

 

投票選舉

我今年登記了做選民。

我以前都一直沒有登記,因為自問對政治認識不多,而且我乃一介蟻民,我的區區一票可以有什麼影響力呢?所以幹脆沒去登記。

在我少有的政治意識中,"民主"精神是"少數服從多數"。可是最近我發現在立法會裡即使你只有幾個人都可以阻礙政府很多政策進行,只要不停問問題或要求點人數,到了後期,幹脆一個人就可以達到同樣效果,根本不用說什麼多數.而且很多這些拉布的人還是打著”民主”的口號,還說要為民發聲的.我也不是說建制派是對的,可是我認為既然各位議員都是市民投票選出來的,大家就在立法會公平公開地辯論表決,若真的輸了,對市民也是交代了.市民自然會透過選票表達他們的想法.現在這樣拉布,一味反對但又沒實質改進方案,對我來說更不民主更欺騙選民,因為這些”民主派”議員其實什麼也沒幹出來,只是使社會發展停下來.再後來看看那些號稱民主國家,全民投票完,可以說要求再選,那根本就是輸打嬴要.

因為我對這些號稱民主實際不知幹過什麼的議員的不滿,所以我今年登記做選民而且拉了很不情願的媽媽去投票.雖然投票的結果也不很是我想要的結果,不過我已盡了我能做的,接下來就看這些議員的表現了.

維京解密

過去幾天為了維京解密網站弄的鬧哄哄的

事緣這個網站公開了多國包括美國的一些機密文件,突然間網站的負責人成了通緝犯,經濟來源被封鎖,然後負責人在英國自首,接下來他的支持者攻擊封鎖網站經濟來源的一些公司.

這事其實跟我沒直接關係,只是剛好同事那邊不幸的擦邊被影響到了,我才關心上這事.

其實維京網站這樣把人家的機密泄露出來是該不該呢?好像真的不好說.

說不好的是因為這些畢竟是機密,對國際上有一定的影響.

可是支持者卻會認為這是新聞自由,是政府透明度夠高的體現.

想來新聞自由一直都是美國鼓吹的,現在他們自己被人用這樣的理由把自己的秘密都公開了… 應該說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嗎?還是說”自作自受”呢?

悼100823在菲律賓騎劫死難者

已經很久沒寫BLOG了.本來想好了一大堆東西要在最近project忙完後寫的.

沒想到上週五project pilot開始,週一回家就知道發生這次的騎劫事件.

雖說最近在中國發生的泥石流死亡或受災的人數更多,可是給我的震撼沒這宗在馬尼拉發生的事來的大.也許是因為死者是香港人.而且這樣的事情真是太令人意外了.這樣的情形一直以為只會在電影裡發生,可是沒想到當真的發生的時候是這樣恐怖的.

果然因為那天是盂蘭節,鬼魂都要找替身嗎?怎麼這些正和家人朋友開開心心的出外旅遊的人,當他們打算回家的時候卻發生這樣的事件,使他們有人客死異鄉,有些痛失親人,有些身體受傷呢

雖然我並不認識這些人.可是今天看到報紙上說,領隊是"死不瞑目",又聽說"梁太"一家5口都在團裡,當她在丈夫拚死為家人擋子彈後,一心為了3個兒女要活下去,卻發現2個女兒已經罹難,而兒子在ICU,我是差點在地鐵裡哭出來.

不過我知道這只是一宗個別事件.大家在悼念死者的時候是不應該把情緒不理智的發洩到所有菲律賓人身上的.這些死傷者固然無辜,那些因為事件而遭僱主"怒炒"的菲傭其實也是很無辜的.

只希望死者安息,傷者早日康復,這樣的事以後都不要再發生就好了

何謂民主?

那天在電視上看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的新聞報導.這裡不說政改方案好還是不好,只是奇怪那些高呼要求民主的人,到底認為民主是什麼

我的理解,民主是以民為主,當然人人都有不同的意見,要誰的意見都做到,誰的利益都照顧到,那是不可能的.可以做的就是少數服從多數.

我還認為一個民主的社會,言論自由是很重要的,不然只許某些人表達意見,那怎麼可能知道大家要什麼從而決定什麼是大多數人的意願呢?

可是看看那些在立法會門外反對政改方案的人和那些80後的表現,在支持己方的意見就,喝采,在支持政改方表達意見的時候就製造噪音,影響人家表達自己的看法,我很懷疑他們真正追求的是什麼樣的民主?而立法會內那些議員也不見得比這些場外的人高明.只要是支持政改的,都是叛徒,出賣選民,出賣香港人.現在他們只是一些議員,尚且連對言論自由起碼的尊重都沒有,很難想像以後立法會要是都是他們在主持的話,他們推行的所謂民主會是一般人想要的嗎?

還有最近好些"斗士"打著要求民主的旗號,作出些阻街鬧事的行為,把法律當成是反對派的一方.只要一被阻撓,就叫做被打壓被扼殺.就如一些人所說的,是誰說的大聲誰對,誰比較激進,他/她的說法好像就是真理,這樣真的是民主嗎?早些時候,泰國那些要求首相下台的人所做的事對自己國家的影響是有目共睹的,我想問到底是說只要為了自己的理想和目標,就可以為所欲為嗎?就可以置其他人不顧嗎?

白高敦鬧劇

前幾天在免費報紙看到有關英國首相白高敦在跟一位工黨支持者交談後,因為忘了自己身上的mic還在收音就向助手評論那位支持者"食古不化".結果鬧出醜聞而要向人家道歉.

這樣的情節我一直以為只會在電視劇裡才會發生.而且要真在演了,也許我還會罵編劇荒謬呢.沒想到原來這看似荒謬的事情在現實生活中真的有在發生.

有人說,那些電影,電視劇,小說只是很多人的生活的濃縮,原來是真的呢.

城市論壇

已經N久沒看過這個每逢週日中午播出的港台節目了.印象中總是一班"維園阿伯"在那裡大吵大鬧,看著真有點擔心他們的血壓…汗.然後那位主持人好像無法(或是無意?)去控制好場面讓大家好好討論的樣子

剛過去的星期天,"老豆"無視我剛從星洲回來吃了很多餐東南亞餐的事實,拉了我們去吃他至愛(其實他有不少至愛)的印尼餐.

那天餐廳人不多,老闆開了電視看無線(慣性收視就是這樣來的吧),我坐的位置剛好對著電視,,那時正在播城市論壇.那天的討論的好像是城中熱話(這幾天好像被5位議員"總辭"蓋過了)80後反高鐵的激烈行為什麼的.

台上的嘉賓我都不認識.老闆可能為了不影響大家進食,電視的音量不太大,只是隱隱約約聽到.看桌上的名牌好像有一位政協,一位學者,兩位時事評論員.

本來我印象中,城市論壇是一個提供平台讓大家討論社會中的一些情況的.可是聽下來,台上的嘉賓一面倒支持80後反高鐵,情形反而有點像3人對那位政協.巧妙的是政協的EQ好像不大高,因為他有時說的很激動.是說那些支持建制的都是很容易激動的嗎?還是電視台喜歡邀請這樣的嘉賓使氣氛激烈些,場面"熱鬧"些呢?

雖然我大都是在吃東西的間隙抬頭瞄兩眼的,可是老實說這次算是我很久以來比較認真的看這個節目.結果感覺大開眼界.自問是一個對政治完全不懂的人,這次瞄了數眼這個節目之後才發現原來很多我一直以為對的事情都是錯的.

首先,我一向以為時事評論員是以事論事,保持中立的.看了這次才發現原來非也.他們是有自己的立場的.他們評論那些事的對錯是從他們支持的觀點出發的.那天的2位評論員一位比較老成一位比較年輕.老成的那位還會說出像"反高鐵人士提出的方案或有不完善之處,可是…."(大意,記錯請原諒)的話,那位比較年青的就沒那麼客觀了.

然後我對學者的立場又犯了同樣的錯誤:學者也不是中立而是有立場的.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學者形容那些80後反高鐵青年為"比較超前的".我聽了有點好奇,這個既是自由社會,人人有自由有自己的看法,有人支持也可以有人反對.那為什麼反對的人是"超前的"呢?是說支持的人因為他們支持或者沒有衝擊立法會所以是落後或平庸的嗎?這個是怎麼界定的呢?再說我自己一向認為(看來這個也很大機會是錯的)超前的人是那些想法上或行為上比其他人更好的,例如孔子.可是這些人既是超前的,那代表他們必然很少數(要是人人一樣,那超誰的前?).如果這邏輯是對的而我們這班80後反高鐵青年又真的是超前的話,那他們會是一少部份人;那在這個"少數服從多數"的社會中,他們的意見不被接納好像是合理的,不是嗎?然後想想這些80後很多都是離開校園不久,很有可能是由這些學者教育出來的,那就不難明白為什麼學者會讚同80後的想法了.

看到這裡,想起好像聽說過港台一直都不要盲目做政府的喉舌.可是若果港台為了不做喉舌才就失去了它的中立性,這真的是它想要的嗎?難道港台原來是一家有自己政見的新聞媒體嗎?這些問題對我這腦袋來說真是太深了

Previous Older Entries